119 冷漠

作者:攸瑀 | 發布時間:2019-10-06 13:42 |字數:3369

    謝瀾掛掉了手機將它撂在了一邊,“好,我們繼續上課。”她說完,還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顯然還不知道賀北宸現在的處境,她轉過身去,用**筆在黑板上寫著板述,“我剛剛說過,古文里的之沒有實際的意義……”

    女人正說著,講桌上的手機又不爭氣地響了起來,“誰呀,這么煩人,正上課呢電話一個接一個。”她說著忍不住自言自語地抱怨,之后索性按掉了電話將手機調成了靜音狀態,就任由它自顧自委屈地在那響。

    講臺底下的學生趁她不注意開始做起了小動作,翻翻書,轉轉筆,與旁邊的人交頭接耳,謝瀾頓時嚴肅了起來,她可不比周婉妮那么溫柔,在她的課堂上是不允許出現這樣的亂象的。

    “你們說夠了沒有?”她猛的拍了一下講桌,只需要一秒,多的時間不用,學生們都安靜了下來,再度回到了方才那種緊繃的狀態,但謝瀾看見他們這副樣子就覺得生氣。

    “月考結束了,你們就可以放松了是不是?你們考的很好嗎?是不是都會了?我在講“之”的用法,這么重要的知識點你們都不仔細聽,看看你們月考錯的一塌糊涂。好不好意思,我以前沒有講過嗎?出去不要說是我謝瀾的學生,我丟不起這個人。”

    底下的學生們面面相覷,而謝瀾呢,她在臺上講得慷慨激昂的,學生們一個個都被她嚇得屏住了呼吸。但好在謝瀾并不是那種嘮嘮叨叨的人,她不喜歡說廢話,總是適可而止。

    繼而重重地拍了一下黑板,“來,集中精力,把耳朵都給我豎起來,這個知識點我只講最后一遍,記不住拉倒。”說著謝瀾又繼續在黑板上寫,邊寫嘴里還念念有詞,“這個之呢,在古文中它可以用作代詞,代人、代事、代物。代人多指第三人稱代詞……”

    謝瀾在上面說著,鐘宇澤在下面打著哈欠,他不喜歡上語文課,更反感謝瀾講解文言知識,每次讓他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而且這女人說話不算數,每遍都會說她只講最后一遍,而下次碰到了這樣的知識點謝瀾還是會講,學生們對此也都習以為常,因而也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記住一點算一點。

    宇澤看了看身邊那個空空的座位更是百無聊賴了,以前北凡在的時候,他們還能在紙上畫上小方格下下五子棋。現在賀北凡轉到藝術班了,他就連這點樂趣也沒有了。想想,真是煎熬,為什么還不分班呀,再熬上幾天,熬上幾天,他就有同桌了。他想著暗暗地在心里安慰著自己。

    謝瀾的嘴還是不停,在講臺上喋喋不休,“另外,之還可以作為指示代詞表近指,可譯為這……”她正說著,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呯,呯,呯”一下敲得比一下重,很是打擾謝瀾上課的興致,但作為這樣一個特級教師,課堂的效率與質量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事情都與她無關。

    因而敲門聲并沒有影響到謝瀾的課堂,她還在正常的進行,“它作為代詞的用法我已經講完了,現在我來說一下助詞。第一點,作為結構助詞,相當于現代漢語中的的……”

    她繼續上著課,但班門口的敲門聲身在持續,還更加的激烈,底下的學生思想又開始跑毛,變得越發的心不在焉,“你去,給門口的人說,有什么事下課來辦公室找我。”謝瀾指了指坐在教室門口的一位姑娘,頗為不耐煩地囑咐道。

    “哦。”門邊上的那瘦瘦小小的女生趕忙答應道,繼而準備去開門。譚玙璠不安地站在門口,急得直跺腳。她的手指敲得好疼,巴不得把這堅硬的門板都敲透,但謝瀾就是不給她開門,讓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再看看講臺上的女人,她連向門口看一眼的功夫都沒有,還在黑板上寫著什么破板述,小宇宙覺得自己恨得牙齒都癢癢。忽而門框前出現了一個又瘦又小的身影,隨即班級的門被打開了。這倒讓玙璠欣喜不已,要知道她在這里都快把手敲破了也不見了個影。

    “同學,你好。”面前的姑娘身材有些嬌小,聲音很細膩,看起來也文文弱弱的,有些青澀地沖玙璠笑了笑,但即便是一張好臉,譚玙璠也沒有那么多時間去應付。

    “快讓我進去呀。”她頗為急迫地喊道,眼看著就要沖進七班的教室去。

    “不,你不能進去。”面前比她還小一頭的姑娘慌忙攔住了她,“嗯,謝老師說了,你如果有事的話就下課去辦公室找她。”姑娘的小嘴一張,漫不經心地說道,卻沒有看出玙璠很著急。

    “唉。”玙璠嘆了一口氣,她的一雙眉擰在了一起,“同學,我真的有事,急事,很重要的事。”小宇宙說著就急著往里面闖。

    但面前的姑娘,瘦瘦小小的哪敢違抗謝瀾的命令,她就那么固執地擋在門口,“不行,同學。謝老師說了,你真的不能進去。”她的語氣中略帶些膽怯,這倒讓譚玙璠更加的沒有了耐心。

    “夠了。謝老師,你一口一個謝老師。”譚玙璠的力氣大,再加上她有一股蠻勁,還是闖進了教室,那柔弱的姑娘就尷尬地站在旁邊。

    謝瀾卻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還在悶頭講著自己的課,“第五點,當之作音節助詞時,起湊足音節的作用,無實在意義……”她邊說還邊在黑板上寫著,“5.音節無實義。”

    “謝老師。”譚玙璠覺得謝瀾很不給自己面子,似乎就把她當作空氣。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課文《狼》中,久之,目似暝。這中的之便是沒有實在意義的……”她還在講,連班里的學生目光都集中在了譚玙璠的身上,她卻根本沒有把女孩放在眼里。

    “謝老師。”玙璠在不經意間雙拳緊握,她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怒火,但又覺得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發出來了。這一次,謝瀾講課的興致著實被譚玙璠打磨得一干二凈。

    女人氣乎乎地將手中的**筆一丟,繼而轉過身來,“你怎么讓她進來了?我不是說了嗎,讓她讓下課去辦公室找我。”她的聲音很大,聽得出來謝瀾現在很生氣。她這么一吼,譚玙璠倒沒有什么,但剛才給她開門的姑娘卻被謝瀾吼出了兩滴淚來。

    “是我自己要進來的。”還沒有身旁的姑娘解釋,玙璠便先開口了,她顯然是不害怕謝瀾的。所以,即便是這么失禮地直闖進來,她也是理直氣壯,看不出絲毫的怯懦。

    “譚玙璠,你要干什么?你想造反是不是?”謝瀾失手將講臺上的粉筆盒打翻在地,班里靜悄悄地,學生們誰也不敢說話,他們還是第一次見謝瀾發這么大的火。在他們的印象里就從來沒有見謝瀾這么生氣過。但這對于小宇宙來說卻不構成威脅。

    “我找您真的有急事,北宸他……”譚玙璠急于告訴謝瀾賀北宸的現狀,而站在她面前的謝老師顯然對于這一切都不以為然。

    “譚玙璠,我說了,你有什么事等到下課了來辦公室找我。誰允許你自己闖進來了?你好大的膽子,出去。”謝瀾現在根本不在乎譚玙璠到底要說什么,她滿門心思都在自己的語文課上,而玙璠的突然出現顯然是擾亂了她原本的課堂計劃,因而謝瀾正窩著一肚子的火。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說,北宸他……”玙璠簡直焦灼透頂,但謝瀾顯然是體會不到她的苦楚。于是,毫不留情面地又一次打斷了她,“重要的事?現在是上課時間,什么事情比上課還重要。譚玙璠,你自己不想學就算了,到別的地方玩去。這里是課堂,你不許在這給我搗亂。出去!”她的聲音越發的冰冷,也越發的令人可怕。

    這是一個只知道講課的老師,在譚玙璠的眼里,她就是個瘋子。甚至,連瘋子都不如。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也不會將自己生病的孩子置之不理,除非她不愛他。不然,又能找到什么理由。

    “我來只想告訴您,賀北宸需要您給他批假,他在課堂上昏倒了。”譚玙璠扯開了嗓子,一股腦地把自己想說的話都往外吐,“您上課重要,有北宸的身體重要嗎?就幾分鐘而已,您連批張假條的時間都沒有嗎?”她聲嘶力竭地吼著,像是發泄出了自己所有的不滿。

    令玙璠感到意外的是,她的話都已經說到這份兒上了,謝瀾卻還是一副漠不關心的臭臉,“出去,我說了出去,你聽見了沒有?就算要批假也要等到下課再說。出去!”她沒好氣地嚷嚷道,又用手重重地敲了一下黑板。

    “行,我走。”譚玙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謝老師,您上課重要,打擾您了,您繼續。”譚玙璠的聲音很僵硬,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她摔門而去。謝瀾的所作所為讓她不可理喻。

    從教室出來的那一刻,譚玙璠竟然有一種想哭的沖動,淚水直在眼眶里打轉轉,卻又硬生生地被她憋了回去。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晚風殘無彈窗廣告,晚風殘txt下載,晚風殘

时时彩稳定赚钱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