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即得便是失

作者:阿森納小劍 | 發布時間:2019-10-06 13:45 |字數:2269

    紅衣女子修為不高,還要稍低身旁男子玄師初期一籌,下三境玄將巔峰。

    倒不是因為女子本就是這般的境遇天賦,其實女子的根骨天賦就不算是極高的宗門嫡傳那種,隨便去個稍遜于宗字號山門一籌的二流宗門,也能穩穩當當的成為個內門子弟,至于之后,這就是全憑個人手段本事了。

    不是沒有修為、根骨、天賦低的凡凡人家出生的山巔大能,反之亦不是沒有修為、根骨、天賦高的顯赫背景之輩,卻最后淪為了泯然眾人。

    而她紅衣女子,高沅云,之所以本不該如此低的修為,倒不是有什么前輩之人在其身上所設禁忌,而是她高沅云自己一直都在強行壓迫自己的境界,久久不破境,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因為她覺得二流宗門的起點還是太低太低,她高沅云是要在宗字號山門里面大方光彩的。

    于是她便成為了高鎩羽的身旁人,以及一個碣石宗內門弟子的身份,宗字號山門的內門弟子身份,可謂是讓她嘗到了甜頭,修士想要日日破境,以尋求更高境界,而她高沅云所想便是在宗字號山門里面越爬越高,現在是內門弟子,以后會是嫡傳弟子,甚至于還有一個她已經開始謀劃的未來碣石宗宗主道侶的這個身份。

    而她高沅云之所以會有如此之大的野心便是對于身旁男子,這個修為不過玄師初期,甚至于細觀下去,根骨還是極差的離鎩羽。

    因為她高沅云知道一些別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說在碣石宗里面私底下私底下聲音最大的那個傳聞,說離鎩羽這個根骨一般,修為一般,但脾氣卻是極大,在宗門里面甚至于待遇遠超一般尋常的嫡傳弟子,為何?還不是因為他離鎩羽就是自家那位還算年輕宗主的一個私生子,還是尤為疼愛的那種,甚至于就連那個生下私生子的女子,都有不少閑來無事修士給編排的完完整整,可謂是有名有姓有事跡。

    至于其中真假?反正都是酒館煙花巷里面的酒后歡愉之談,誰當真?誰認真?

    不過她高沅云知道,關于碣石宗里面那個流傳最廣的山頭間閑談,完完全全就是假的。

    光從一個流傳如此之廣,還涉及自家宗主卻是奇怪的沒有人制止,就能品出別樣韻味,自家宗主也是背了鍋,指不定該市多么難受的有哭道不出。

    誰讓他也湊巧不巧的姓高。

    高沅云知道離鎩羽的真實身份還要往高處想。

    在碣石宗里面敢讓那位上任沒幾年的新宗主背鍋的倒是還有那么幾個土埋半截脖頸的老不死的,可是能讓他這個新任宗主敢怒不敢言,背了黑鍋還默認黑鍋的也只有一個就是那個修為還要超過荊棘山任何一位玄帝修為一籌的玄帝二重天修士,碣石宗當之無愧的老祖宗。

    離鎩羽便是與那位老祖宗有著斷不可分的關聯,很深很深的那種,至于是哪一種深,是那位已經久不出面的老祖宗晚來子,還是那位老祖宗晚來孫,甚至于最不可能的一種,是那位老祖宗兵解之前的關門弟子。

    只不過她高沅云沒猜,同樣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她高沅云又不是傻,亂猜是會死人的,她高沅云自認年輕,還有大好前途,知道了離鎩羽和碣石宗里面的那位玄帝二重天老祖宗關系匪淺就已經是足夠了。

    老話所言不是沒有道理,知道的越多往往死的越早。

    至于為何修為甚至于好要壓在這下三境,而是因為她很早之前便就是這玄將頂峰,只不過一直在等,等自己身旁這個背景極大的那種修為趕上她,甚至于還要超過她,她才可緩緩破境跟在那個男子身旁,至于離鎩羽為何如此,她大概知道一些,只不過一如先前一般,同樣也是沒問。

    離鎩羽前傾半個身子,搭這紅衣女子高沅云的手臂就更用力了,嘴上笑意盎然,面龐之上卻是不見半丁點喜色,唯有冷冰爽,依舊是以居高臨下之勢看著吳塵道:“你是不是因為只要你一直待在這血浸街之上我就沒法奈何你們?所以我這么好言相說你才會如此的蹬鼻子上臉?”

    吳塵故作疑慮,道:“好像還真是這樣,怎么?你敢向我出手?”

    “我倒是年輕,可還沒好好享受夠,不過有的是別人敢。”

    離鎩羽收起笑意,緩緩而道:“敢在這血浸街上殺你。”

    而后轉頭看向了自己環臂之下的女子高沅云。

    近乎是大半個身子都深陷于離鎩羽身上的高沅云迎上了離鎩羽的冷霜眸光,陡然之間便是心神一顫,而后便就是整個身子皆微微顫粟不止。

    高沅云上牙緊咬下嘴唇,而離鎩羽更是故意如此,久久矚目。

    本就心境搖擺左右不穩固的高沅云此時不亞于一場決定前途盡頭路之上的心境歷練,只是她高沅云好像是敗下陣來,其實這場早就該來,卻遲遲晚來的心境試問,自打她高沅云打算以旁門左道之法站在山巔旁側時,注定就只會是個失敗二字言。

    正如她高沅云千方百計才得到的那些不是偶遇的偶遇,何嘗不是那個無聊至極的男子所做的一些個還算有意思之事,不然宗字號山門的內門弟子豈非如此好進?還是說天底下的旁門左道都是如此順遂?

    高沅云此時的心境距離稀巴爛也只差一步,那個像是覺得還能玩的更久一點的男子,突然笑起面龐,對著高沅云道:“放心好了,你可是我離鎩羽喜愛的女子,我怎么又會舍得你去送死呢?”

    溫柔之至的言語卻是讓就算是跟了男子有一段時日的那個身材魁梧東州漢子,沒由來的覺得一陣毛骨悚然。

    聽見離鎩羽那個即是熟悉好像又陌生之至的言語,高沅云卻沒尋常的那般開心,面龐神色更是有些的牽強,額頭之上更是遍布細密汗珠。

    陡然之間,高沅云直覺自己心神之中像是少了些什么,多了些難以言語。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獸武巔峰無彈窗廣告,獸武巔峰txt下載,獸武巔峰

时时彩稳定赚钱计划